<em id="zwuwu"></em>
  •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authorImg 叶兆言

        叶兆言,著名作家,主要作品有《花煞》、《烛光舞会》、《一九三七年的爱情》等。

        《旧时燕子傍谁飞》之四

        蒙古达达来了

        导读

        吕文焕降元后,被蒙古?#23435;?#24773;地杀了。这只是老百姓的愿望,真相当然不是这样。

        蒙古铁骑开始横扫欧亚大陆,南京人根本不明白蒙古人是怎么回事。多少年来,抗金的口号已经根深蒂固,是南宋民众心中激荡的主旋律,大家记忆中,北宋亡于金国之手,如狼似虎的金兵,才是国家最大的敌人。因此在观念上,一是要防止金兵继续南下,要做好防范的准备,一是如果有可能,最好是能将失去的北方领土收复回来。

        没想到收复北方领土这事,最后靠着蒙古人的帮助,差一点完成。南宋绍定六年,也就是公元1233年,南宋派江陵府副都统制孟珙,襄阳府守将江海,率领2万军队,应蒙古人之约,合围金哀宗于蔡州。第二年,蔡州城破,宋军和蒙军分别从不同方向杀进城去,历时120年的金朝至此灭亡。

        消息传到南京城,立刻是一片欢呼之声,毕竟一百多年的仇敌被消灭了,靖康之耻终于划上句号。

        宋将孟珙将金哀宗的遗骨运回杭州,也就是南宋的京城临安,放在太庙里展示,告慰那些被金兵欺侮过?#21335;?#20154;。南宋君臣举行盛大仪式,庆祝宋金世仇的了结。得意难免忘形,举国欢庆之后,可能是被金国欺负太久,朝廷?#21046;?#19981;及待地想进一步扩大战果。按照南宋与蒙古国的事先约定,金被灭以后,宋军和蒙军各自撤退。原来金国占领地河南的归属,宋蒙之间并没有做出明确规定,既不属于南宋,也不属于蒙古国,河南成了事实上无人占领的空白区。

        于是呢,于是就有了第二年的“端平入洛”。端平和绍定都是宋理宗的年号,因为金国灭了,兴奋过度的宋理宗觉得有必要改国号庆祝,绍定改成了端平。端平二年,南宋发动攻势,派军队入驻河南。对于这个军事行动,当时反对的声音很强烈,都觉得拿下河南没什么太大问题,要想守住可能就太困难。然而宋理宗被胜利冲昏头脑,已经听不进不同意见,出兵收复了河南境内的“三京?#20445;?#21363;原北宋的东京开封,西京洛阳,南京商丘,短时间内连下三城,这是一件多么令人鼓舞的事情,太让人扬眉吐气。

        南京人兴高采烈,王师出征,进入河南后,并没有遭遇到多少抵抗,很快就拿下了过去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三京。很多事情南京人?#25165;?#19981;明白,反正金国灭了,很高兴的一件事。?#32422;?#30340;军队又收复河南,更是一桩值得高兴的买卖。然而好消息来得快,去得?#37096;歟?#21335;宋这边刚开始入戏,还没来得及庆祝,美?#25105;?#32463;破碎,撤退到黄?#21491;?#21271;的蒙古军队,又一次渡过黄河,将宋军打得鼻青脸?#20303;?/p>

        端平入洛的后果是很严重,经此一战,宋蒙联盟公开破裂。这一年年?#31069;?#33945;古使者来到南宋首都临安,谴责宋廷“败盟”。第二年,窝阔台便?#28304;宋?#20511;口,发动了全面侵宋战争,蒙军大举南下,转眼之间,攻占长江中上游多个战略要地。可以这么说,没有端平入洛,宋蒙之间的战争也不?#26432;?#20813;,然而也不得不承认,端平入洛成了?#20013;?#22235;十多年的宋蒙战争导火索,引起的后患远比金国威胁大得多。

        台北?#20351;?#21338;物院藏窝阔台汗像台北?#20351;?#21338;物院藏窝阔台汗像

        这以后,抗金成了防元,好在蒙古铁骑的兴趣,当时更倾向于西征西进,它的野心实在是太大,饭要一口一口吃,蒙古人的注意力暂时还没放在南宋身上,他们没有继续南下,而是一路往西,所向披靡。蒙古铁骑往西一直打到什么地方,南京人根本无法想象,只知道在蒙古人很厉害,比金人还?#31069;?#36824;要野蛮,在蒙军的压迫下,南宋的地盘越来越小。

        那个时期,蒙古人称霸欧亚大陆,想要什么地方,就可以占领什么地方。灭西夏, 灭金国,一度?#24179;?#19996;欧的腹地,招降吐蕃,消灭大理。公元1271年,忽必烈建立了元朝。元朝的正式国号叫大元,取自于《易经·乾篇》的“大哉乾元,万物资始”。大元的“大”字与大汉大唐大宋的“大”不一样,后者是尊称,“大元”的这两个字,按规矩是不应该拆分,朱国祯?#38431;?#24162;小品》卷二“国号”条上有解释:

        国号上加大字,始于胡元,?#39029;?#22240;之。

        ……其言大汉、大唐、大宋者,乃臣子及外夷尊称之词。

        此后的所谓大明大清,都是学的蒙元。

        就在元朝建立的第二年,蒙古铁骑拿下了襄阳。据说攻打襄阳,还是南宋降将刘整的主意,刘整是一位赫赫有名的战将,他投降忽必烈以后,建议元军先拿下襄阳,浮汉水进入长江,顺流而?#38470;?#21462;南宋。

        襄阳是长江中游的重镇,襄阳军民拒守孤城达六年之久,最后实在守不住,襄阳守帅吕文焕出降。吕文焕是吕文德的弟弟,吕文德也是南宋晚期名将,?#35328;?#20004;年前逝世。

        吕文焕出降图吕文焕出降图

        南宋灭亡的真实历史,说起来让?#22235;?#20197;置信,让人哭笑不得。蒙古军队攻打南宋,基?#26087;?#23601;像赶鸭子一样,驱赶着一群对方的降兵降将冲锋陷阵。都说蒙古人残暴,动不动要屠城,然而?#24895;?#21335;宋,元军的策?#24895;?#22810;的是诱降。吕文焕投降,不只是?#23391;?#38451;免遭屠城,而且让接下来抗元之战?#36127;?#27809;办法进行。刘整和吕文焕都是当时宋军中非常难得的将才,他们的投降,对于南宋来说,绝对致命。

        大家更熟透的抗元故事,可能只是金庸的小说,是?#28193;?#38613;英雄传?#20998;?#30340;郭靖,郭大侠在襄阳之战中有过出色表现。小说是虚构,宋军在襄阳之战中,确实?#37096;?#27468;可泣。然而襄阳最终还是没有守住,说句时髦的话,?#37096;梢运?#26159;和平起义了。元军的耐心,终于得到意料中的回报,攻占襄阳后,元军分三路继续攻打南宋,其中从江汉方向攻宋的军队是主力,沿江而下势如破竹。

        ?#28193;?#38613;侠侣》插图:蒙古军队攻打郭靖固守?#21335;?#38451;城?#28193;?#38613;侠侣》插图:蒙古军队攻打郭靖固守?#21335;?#38451;城

        在南宋末期,吕文德和吕文焕的势力很大,时人黄震的《古今纪要逸编?#39134;?#20415;说过,这?#20540;?#20457;从两湖到两淮,“沿边数千里皆归其控制,所在将佐列戍,皆俾其亲戚私人”。南宋朝廷的不少军政要员,都在这个集团之内,因此吕文焕降元,他率领着?#32422;?#30340;军队和元军,所到之处,?#27966;世?#32439;纷不战而降,?#36335;?#22810;?#30528;?#39592;牌倾倒一样,产生了不可阻挡的连锁反应。

        接下来,危在旦夕的南宋军队,只能在离南京不太远的丁家洲,象征性地抵挡一下,然后元军已兵临城下。南京的沦陷没有任何悬念,元军“师次采石,知和州王喜以城降。都元帅博鲁欢次涟州,宋知州孙?#26790;?#20197;城降?#20445;?#21644;州就是今天的和县,涟州则是今天的涟水,都是不战而降。“大军次建康府,宋沿江制置使赵缙南走,都统、权兵马司事徐王荣、翁福、茅世雄等及镇军曹旺以城降?#20445;?strong>元军可?#36816;?#26159;兵不血刃就占领了南京。

        南京人似乎并没有感到太大的危险,一时间,也体会不到蒙古军?#25317;?#37326;蛮。与六朝时的改朝?#28142;?#30456;比,与南?#39057;?#20129;国相比,南京人甚至都没感到太多混乱。元军占领南京,立刻以南京为战略中心,忽必烈命令伯颜设行省于建康,命令各守营垒勿进。同时命令阿术率军攻扬州,阻其南援。阿术率军渡江,进围扬州,在扬州东南的?#29616;?#20462;造楼橹,一种守城或攻城用的高台战具,在扬州城外围树起栅栏,修筑坚固的堡垒,截断了宋军增援部队。又派水师?#38470;?#27743;面,控制长江天险,断绝宋军渡江南救临安的通道。

        南宋立国,以长江为?#32769;擼?#20004;淮为藩篱,当时“重兵皆住扬州,临安倚之为重?#20445;?#20803;军占领建康,进围扬州,攻占两淮,南宋都城临安便完全失去了保护屏障。元军在建康稍事休整,兵精粮足,战斗力更加强盛,随时可以攻取临安,处在非常有利的进攻地位,而南宋的朝廷就像砧板上的鱼肉,与此前南京的处境一样,沦陷已是指日可待。

        正是青黄不?#25317;?#26085;子,为安抚当时南京的老百姓,伯颜不许元军直接进驻建康,骚扰民众,同时开仓赈?#30473;?#27665;,派军医下民间治病,苏天爵辑《元朝名臣事略?#39134;?#23601;有记载:

        行省驻建康,时江东大疫,居民乏?#24120;?#20035;开?#32456;?#39269;,发医起病。人大喜曰:“此王者之师也。”

        这个记载显然有美化的?#29022;鄭?#22810;少也说明一些问题。传说中的蒙古铁骑,动不动屠城,让?#23435;欧?#20007;胆。不过在不同时期,面对不同对象,蒙古人的用兵策略并不完全一样。譬如攻打襄阳,打了六年,基?#26087;?#20063;是打打谈?#28014;?#20107;实上,当时的吕文?#26639;?#26412;就没什么谈?#20982;时荊?#24050;经必输无疑,尽管如此,仍然奋力抗敌,襄阳城内物?#24335;羧保?#23545;外联系断绝,宋朝援兵迟迟不来,?#38382;?#21313;分恶劣,已到了实在维持不下去的绝境:

        ?#20174;?#24212;酬,备殚心力,粮食虽可支吾,而衣装薪?#27426;?#32477;不至。文焕撤屋为薪,缉麻为衣,每一巡城,南望恸哭

        1273年的正月九日,在回回炮的助攻下,元军将领阿里海牙攻克樊城,并屠其全城,襄阳彻底沦为一座孤城,元世祖忽必烈降诏谕吕文焕,说尔等拒守孤城,也算是尽忠了,再这么顽抗下去,“如数万生灵何?#20445;?#20063;就是说襄阳的几万条生命怎么办。走投无路的吕文焕最终还是投降了,成了南宋的罪人,罪无可赦,襄阳老百姓却因此免于屠城之灾。

        《明太祖宝训?#39134;?#35828;:

        昔中国大宋?#23454;?#20027;天下三百一十余年,后其子孙不能敬天爱民,故天生元朝太祖?#23454;郟?#36215;于漠北,凡达达、回回、诸番君长尽平定之,太祖之孙以?#23454;?#33879;称,为世祖?#23454;郟?#28151;一天下,九夷八蛮、海外番国归于一统,百年之间,其恩?#29575;?#19981;思慕,号令孰不畏惧,是时四方无虞,民康物阜。

        朱元?#30333;?#31548;络人心的口号,是“驱逐胡虏,恢复中华”。这句口号很实用,可以用来打天下,治理国家,管理老百姓,还需要另外一些东西。朱元璋对忽必烈的称赞,表明他对“胡?#30149;?#30340;又一种态度。蒙古人以和平的方式进入南京,并不代表元朝取代宋朝多么合理。事实上,与宋朝相比,无论金国,还是蒙元,都是文化上的大倒退,都是文明被践踏,这个没有任?#25105;?#38382;。

        元朝时南京人属于南人,有个流行说法,元朝中国人分成四等,即蒙古人,色目人,汉人和南人。南人也是汉人,学术?#32537;?#20170;没有发现元代有把臣民明确划分为四等的专?#27431;?#20196;,这?#21482;?#20998;或许只?#20174;?#22312;一些政策和规定中,例如汉人打死蒙古人要偿命,蒙古人打死汉人只需“?#25103;?#20986;征”。对于当时的南京人来说,欺负他们更多的不止是蒙古人,南京也没多少纯粹的蒙古人,更多的是色目人和北方汉人。其中尤以被北方汉人欺凌,最让南京?#22235;?#20197;接受。大?#21494;?#26159;汉人,都他妈炎黄子孙,只不过当奴隶的日子早点晚点,又?#24944;?#35201;相煎太急。

        近代有研究指出,元代有相当多的汉人在各级官府担任高级职务,其中不少是正职。通过对《元史?#32602;?#23545;《新元史》和《蒙兀儿史记》864名三品以上官员的疏理,汉人占409位,是总数的百分之四十七,汉人担任正职的俯拾皆是。认为“元朝各级官府高级官吏,必须由蒙古人或色目人担?#21361;?#27721;人最多只能做到副职”的说法并不准确。

        元朝时的南京属于江浙行省,元朝有十个行省,江浙行省管辖东南地区,面积很大,它的治所一会放在扬州,一会放在杭州。最后还是觉得放在杭州更合适,因为它是前朝南宋的京城,在这里发号施令,更名正言顺,南京人在心理上,?#19981;?#35273;得与南宋时没太大差别,反正给谁都是缴?#25913;?#31246;。低于行省级别的是路,再下面是府,是州,是县,南京在当时叫建康路,后来又改变名叫集庆路。

        飞鸟尽,良弓藏,狡?#30431;潰?#36208;?#25918;搿?#27665;间有传说,吕文焕降元后,被蒙古?#23435;?#24773;地杀了。这只是老百姓的愿望,真相当然不是这样。历?#39134;希?#25454;说吕文焕与文天祥还曾有过一次戏剧性会面,文天祥痛斥吕的降元,吕文焕很狼?#32602;?#32467;巴着说:

        “丞相何?#20107;?#28949;以?#20197;簦俊?/span>

        成王败寇,文天祥当过宰相,亡国了,失败了被俘,便是阶下囚,不变节就是刀下鬼。事实上,吕文焕在元朝的官做得很大,老了辞官归乡养老,他儿子继续在朝廷里做着高官。元朝的著名诗人白朴,曾写过一首《沁?#25353;骸罚?#20026;荣归?#19990;?#30340;吕文焕祝寿,多多少少有点敷衍,有点拍马屁,肉麻当有趣:

        盖世名豪,壮岁鹰扬,拥兵上流。

        把金汤固守,精诚贯日,衣冠不改,意气横秋。

        北阙丝纶,南朝家世,好在云间建节楼。

        平章事,便急流勇退,黄阁难留。


        菟?#23391;?#36930;归休,着宫锦何妨万里游。

        似谢安笑傲,东山别墅,鸱夷放浪,西子扁舟。

        醉眼乾坤,歌鬟风雾,笑折梅花插满头。

        千秋岁,望寿星光彩,长照南州。

        公元1298年,吕文焕?#36816;?#20154;名义,在南京修建了一个常?#36825;幀?#24120;?#36825;?#22312;城正北隅,当时只有很大的官,非常有地位的名人,才能出资修建佛寺。修建常?#36825;?#30340;第二年,吕文焕老死家中。

        2018年10月30日,襄阳城墙上点燃上千支蜡烛纪念金庸2018年10月30日,襄阳城墙上点燃上千支蜡烛纪念金庸
        【责任编辑?#26477;?#22025;】
        show
       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

       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2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

           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  2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