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zwuwu"></em>
  •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authorImg 尼德罗

        广州媒体人,教育观察者。

        控制零食:育儿路上的又一场战役

        导读

        作为孩子的实际照顾人,许多家长不光没有能及时学习如何给孩子吃零食,相反,还把零食看成是控制孩子、取悦孩子的一种媒介。所以在本质上,很多的家长和孩子都被零食所控制了。

        有了孩子后,我算是成功融入了小区的育儿网络。不过,在享受邻居偶尔帮忙看看孩子,自己可以去拿个快递,或者做顿饭的便利之外,也发现加入社区育儿网络后的一些弊端。

        原本,带娃下楼,去小广场上跑跑跳跳,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是极好的。但是,零食的泛滥却让我很难应对。那些热情的奶奶、妈妈们的包里,永远都能?#32479;?#21508;类糖果、薯片、乳酸菌饮料......

        对于2岁的儿子来说,他根本不可能拥有当面拒绝美味零食的能力。而作为父母,即使不考虑拒绝对方好意可能导致的失礼问题,也得考虑孩子的感受。毕竟,当一群孩子都在分享着诱人的零食,我的孩子却只能眼巴巴看着,这样的场面对他来说太残忍了。

        大脑的“奖赏机制”

        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,任何一家超市八成以上的零食都含有糖分,即使是全麦面包也不例外。因为工业化的手段,让糖的获取变得简单、廉价,而人类天生恰恰又非常?#19981;?#21507;糖。

        我们的大脑有一个奖赏系统,当我们摄入糖分时,大脑就会刺激分泌更多的多巴胺。多巴胺是一种负责传递愉悦的神经递质,它的分泌水平越高,我们的愉悦指数也就越高。

        这种奖赏机制的存在,是数十万年来人类为了?#35270;?#29983;存而进化出来的。在远古时期,我们的祖先只能在极其偶尔的情况下吃?#25945;?#39135;——摘到熟透的果子。不过,在最近的几十?#20064;?#24180;里,人类的糖分供应已经极为充裕,但?#23186;?#36175;机制却并没有改变。而由于糖分的确能够给人带来愉悦,所以许多人会在高兴或不高兴的时候,都来上一杯奶茶、一块蛋糕等?#21462;?/p>

        市场上一杯普通奶茶的含糖量,超过了世界卫生组织推荐每日摄入糖量一倍以上。不过,我的本意并不是要声讨奶茶,而只是指出糖在零食界所拥有的不可撼动的地位,即使是儿童零食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例如,在儿童的零食中,?#36824;?#24120;见的乳酸菌饮料,含糖量?#32479;?#36807;可乐50%。所谓100亿乳酸菌也仅仅是一个噱头,因为正常人的肠?#28389;?#37117;有上千亿的乳酸菌,并不需要额外补充。最终,家长们获得了补充微生物的安慰,孩子们吃到了糖,商家们拿到了增长?#23548;ǎ?strong>此类消费堪称三赢。

        难以抗拒的“满足点”

        婴幼儿的味觉极其敏感,超市里售卖的工业化零食因为味道太重,不但破坏了他们的味觉系统,还会让他们上瘾,从而影响正餐的摄入。糖分摄入超标,蛀牙的概率?#19981;?#22823;增,更会导?#36335;?#32982;,进而带来糖尿病、痛风等等疾病。

        当然,这个过程是潜移默化中进行的,家长要是觉得一两次没关系,那么就会有五六次,乃至几十次、?#20064;?#27425;。根据国家卫健委2018年9月公布的最新数据,中国6岁-17岁儿童、青少年超重肥?#33268;?#36798;到16%。在?#26412;?#19978;海这样的大城市,儿童肥?#33268;?#37117;超过了20%。

        1985年,200个中国孩子里才有一个胖子,但今天,200个孩子里就有30多个胖子。我们不能把胖子增加简单归咎于糖量摄入太多,因为除?#23435;?#22788;不在的糖,广为流行的汉堡、披萨、蛋糕、薯条、辣条也很糟糕。

        统计显示,80%的加工食品?#38469;?#30001;四种原料制成的——玉米、小麦、大豆和肉。而精明的食?#39277;?#21496;研发人员更是发现,当他们把脂肪、糖和盐按照一定的比例配合后,不仅可以延长食物的保质期,还能让食物的口味更令人难以抗拒。

        这个精确的配比,实际上构成了一个“满足点?#20445;?#20877;加上增?#37117;痢?#25913;良剂的辅助作用,消费者一旦吃了那就会欲罢不能。而长期摄入这类垃圾食品,不但营养不够均衡,还容易形成大量内脏脂肪,变成“外瘦内胖”的孩子。

        肥胖或者“外瘦内胖”的孩子,他们同时也是最易被各类疾病攻击的对象。过去20年间,中国15岁以下儿童糖尿病发病率增加近4倍,2型糖尿病发病率增长了11—33倍。在?#26412;?#32933;?#33268;?#36798;到1/5,其中有10%的孩子出?#31181;?#32938;肝。此外,高血压、冠心病的年轻化也早就不算新闻了。

        家庭:零食泛滥的重灾区

        按照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营养与健康所和中国营养学会?#39184;?#32534;制的《中国儿童青少年零食指南(2018)?#20998;?#30340;标准,2-5岁儿童的零食应该首选水果、奶类和坚果,少吃高糖、高盐和高脂类食品,不喝或少?#32676;?#31958;类饮料。

        但就像我在一开始所说的,楼下育儿集中区所分享的零食,多数?#38469;?#39640;糖、高盐、高脂类食物。就在一周前,我带娃偶遇了一个2岁孩子的生日派对。在派对上,父母为孩子准备了蛋糕、水果和可乐。我亲眼见到不止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在喝可乐。要知道,这可是在广州这样一个城市,但许多家长对于什么零食该摄入的了解基本还是空白。

        在今年的“两会”期间,教育部发布通知,规定中小学校园内不得设置小卖部,即使设置了也不能售卖高糖、高盐、高脂类零食。在甘肃,该省的市场监督管理局更是下文要求,中小学校周围200米内不得销售辣条。此举一度引发不少争议,有人亦表示孩子可以去更远的地方购买云云。

        对于这个问题,我的态度十分鲜明,那就是成人必须控制孩子的饮食?#32938;场?/strong>确保校园用餐安全很重要,帮助孩子拒绝辣条、香肠、方便面、薯片也很关键。那些热爱零食的孩子,基本上可以确定,他们很难好好吃完三餐,营养摄入也因此不够充分和均衡。相反,他们对那些三高零食,则会在潜移默化中形成“成瘾性依赖”。

        在广州,许多学校已经率先执行了撤销校园小卖?#24247;?#20570;法。在初期,那些原先?#19981;?#21435;买零食的孩子的确会因为买不到辣条、薯片而变得无精打采。这恰恰说明了这类垃圾食品对孩子形成的巨大影响,长期食用的后果,往往是孩子们对高糖、高盐的耐受性越来越强,上瘾程度越来越强。

        不过,按照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?#20309;?#23735;等人进行的“学龄儿童放学后零食消费行为调查?#20445;?#26469;自针对?#26412;?#19978;海、成都、宜昌四个城市的数据显示,95%的孩子会在放学后摄入零食。相比之下,在学校期间吃零食的比例要低很多。而放学后的零食中,食用最多的零食是薯类及膨化类食品,其占比高达83%。所以,仅仅依赖学校控制零食肯定是不够的,因为孩子们吃零食最重要的场所还是在家庭

        在家庭内部,隔代育儿本身带来了许多问题。首先是今天的祖辈,他们主要的休闲方式之一就是看电视。这并不是?#30340;?#36731;人不会看电视,而是相对而?#35029;?#24180;轻人拥有更多的休闲方式,而祖辈打开电视的时间会更长。在孩子的零食层面,电视广告起到了巨大的作用,通过邀请明星代言、制造“科学”概念和有奖促销、游戏等等方式,许多父母和孩子都在无形中被“洗脑?#20445;?#25104;为某些“三高”零食的簇拥。

        其次,在421结构的家庭中(即四个老人、一对夫妻、一个孩子),祖辈对孙辈的溺爱常常通过购买零食来进?#23567;?/strong>由于历史原因,今天的祖辈经历过物质极端短缺的年代,所以这使得他们?#28304;?#23385;辈有一种强烈的补偿心理。从孩子的角度出发,在421家庭中,他可以获得巨大的权力,但凡有一个人满足了自己的愿望,他们就可以吃到想要的零食。例如,年轻的父母禁止孩子摄入某种食物,但孩子拥有天然的观察能力,他懂得应该向谁求助,并用什么办法劝说他答应自己的要求。

        反过来,零食也变成许多祖辈和父母控制孩子的利器。?#24247;?#23401;子情绪崩溃之际,他们总能?#32479;?#19968;包零食作为安慰孩子的工具,效果奇?#36873;?#32780;为了讨好孩子、激励孩子,零食也成为非常有效的“硬通货?#20445;?#21487;以跟孩子进行交换。

        直白地说,当国家通过学校强制“三高”零食退出学校?#27573;?#30340;时候,家庭无论在主动还是被动层面,都没有做出同步配合。作为孩子的实际照顾人,许多家长不光没有能及时学习如何给孩子吃零食,相反,还把零食看成是控制孩子、取悦孩子的一种媒介。所以在本质上,很多的家长和孩子都被零食所控制了。

        为什么不能吃:告诉孩子科学原理

        当然,零食泛滥之下的普通中国家庭并非没有反思。尽管绝大部分家长并不清楚零食具体是怎?#27425;?#23475;孩子健康的,但是许多人还是明白一点,那就是要制止孩子不吃正餐,只吃零食的举动。

        不过,禁止孩子吃这种薯条,或者不能吃那包糖的时候,到底该怎么教育成了一个大问题。有几种常见的现象,第一种是家长对孩子特别严厉,用从动作到眼神的威严来制止孩子。这样的效果往往不错,因为成人占据着身体、心理上的优势,压制孩子肯定不难;但后果基本就是,等孩子稍微大一些,他一定会自行去?#32610;?#31867;似的零食。

        第二种情况是家长采用欺骗的办法来应付孩子,“哎呀,这个东西有毒的,我们千万不能吃?#20445;?#36825;种做法很容易出现尴?#21361;?#37027;就是转个身发?#21046;?#20182;小朋友正在吃一模一样的零食。父母被打?#24120;?#21518;果很麻?#24120;?#23401;子会变?#27809;?#30097;父母的态度,客观上削弱父母在孩子心目中的权威。

        就我和妻子来说,我们的选择是?#26377;?#21578;诉儿子为什么不能吃的科学原理。比如有一次在商场玩,不到两岁的儿子指着糖果店里的棒棒糖说:“爸爸一个,仔?#26657;?#20799;子乳名)一个。?#20493;源耍?#25105;的回应很简单,先把他抱起来,远离现场,然后告诉他:“我们还太小了,不能吃棒棒糖。如果吃了,我们的牙齿就会坏掉。”

        过了一阵子,我们带他去看牙医,牙医的告诫亦是如此。有趣的是,孩子对牙医很是信任,甚至超过了对我们的信任。回来之后,孩子对甜食的控制和对刷牙的坚持都变得更加自觉了。

        从绘本到日常社交,我们都会注意对零食的控制,这种逻辑统一的做法令孩子深信自己现在太小了,不能吃棒棒糖之类的零食。当然,除了保持统一的逻辑,对于那些有着过多零食商店的区域,我们?#19981;?#23613;量少带孩子去。

        出去社交,我们尽量去户外空间更大的区域,方便孩子?#22836;?#33021;量。同时,我们?#19981;?#24102;上一些新鲜水果或自制糕点,既能帮助孩子补充能量,又能?#20048;?#20854;他家长、商店的诱惑。

        到目前为止,在应对零食泛滥的问题上,我并不确定自己的做法是最好的,因为有时候?#19981;?#38754;临孩子生气的僵局;而且,这条路也十分考验我自己的学习能力,这需要不断吸收新领域的知识,以便随时回应孩子的疑问和诉求。

        不消说,控制零食的过程是一场脑力和体力的大作战。为此,我很明白许多父母并不能像我这样,投入较多的时间给孩子,并且有一个比我还要坚定的育儿合伙人帮助执行策略。所以,零食的成功控制,需要建立在不断学习,积极陪伴,储备大量耐心的基础之上。?#35825;?#19968;层面出发,我又不得不发出感慨:这一届爸妈带娃可真累!

        参考文献:

        1、?#27573;?#20859;中国小?#23454;邸罰?#20316;者: 景军 译者: 钱霖亮、李胜,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;

        2、《饮食的迷思》,作者: [英] 蒂姆·?#21476;?#20811;特,译者:李超群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;

        3、《中国儿童青少年零食指南(2018)》

        4、?#31471;?#22478;市学龄儿童放学后零食消费行为调查》,作者吴岷等,载于《上海预防医学》2016年7月第28卷第7期;

        【责任编辑?#27721;?#23376;华】
        show
       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

       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2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

           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  2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