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zwuwu"></em>
  •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authorImg 叶克飞

        叶克飞,专栏作家。

        出发,前往世界最狭长的寂寞沙洲

        导读

        眼下的库尔斯沙嘴,却让我大生虔诚之感。谁又能说,人类数千年来在这片沙嘴上的顽强生存、造林固沙,不是一种信仰呢?

        在立陶宛西奥利艾的?#39057;?#37324;,学了几年双排键的儿子趁睡觉前的闲暇,一边嘴里哼哼,一边持笔记录,居然谱了一首曲子,还顺手填了词。我一看,歌名叫做《德意志之歌》,与德国国歌的名字一样。

        这个小“德国控”的无心之举,让我决定改变次日行程。

        我告诉他,德国国歌也叫《德意志之歌》,歌?#25163;?#25552;到四个地名——“从马斯(Maas)到?#35775;?#23572;(Memel),从埃施(Etsch)到贝尔特(Belt)”。至于次日行程,我们原计划直接南下波兰,但现在决定西进,前往歌?#25163;?#30340;“?#35775;?#23572;”。

        没错,这个德国人十分看重,甚至将之写入国歌的地方,现在属于立陶宛,名叫克莱佩达。

        克莱佩达,旧德语名Memel,12世纪归属?#31456;?#22763;,一战后被分出德国成为自治区,二战时重新被德国占领,1945年被?#31449;?#36716;交于立陶宛。克莱佩达,旧德语名Memel,12世纪归属?#31456;?#22763;,一战后被分出德国成为自治区,二战时重新被德国占领,1945年被?#31449;?#36716;交于立陶宛。

        最像德国的立陶宛城市

        ?#28216;?#22885;利艾到克莱佩达,是一段从立陶宛第四大城市前往第三大城市的行程。在这个森林覆盖率高达30%的国家里,城市宛若小镇,而且相当分散,沿途村镇的出现频率也远远低于其他欧洲国家。有时,导航甚至会将你指向一段两侧都是密林的沙土路,十几公里不见人迹。直到市郊大卖场和大超市的出现,才宣告城市的临近。

        这很容易让你?#23567;?#23567;国寡民”的感觉,但无论是立陶宛,还是与之并称波罗的海三国的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,人均GDP和可支配收入都早已迈入发达国家水平。克莱佩达作为立陶宛唯一大港,海陆空交通便利,更是连接欧洲各区域的运输走廊,人均GDP和可支配收入远高于立陶宛国内平均水平。它还有另一个称谓——“最像德国的立陶宛城市”。

        它甚至比现在的德国城市更像旧时德国,如果你想看看二战前的德国城?#34892;?#35980;,来这里准没错。

        二战时,德国大多数城?#24515;?#36867;轰炸,德累斯顿?#35753;?#22478;甚至被夷为平地。战后,德国人凭借严谨态度和工匠精神,?#21344;?#26087;时典籍、资料、画作、照片乃至明信片,原封不动复建古城。近二十年来,作为欧洲第一强国的德国,城市面貌也愈发精致,原本就如童话般的一座座小城,五颜六色的建筑外墙更是平添梦幻。一条街上的楼宇外墙颜色都由专人设计,务求最具美感的搭配,而?#21494;?#26399;维护。经济较差的意大利则是反例,破败建筑较多,灰头土脸的建筑也多,一方面是建筑风格使然,另一方面则因为没钱。

        不过也正因此,当下德国城市虽然与旧时形貌一致,但现代化涂料的使用使之更为光鲜。克莱佩达的古朴甚至粗糙,才更像一百多年前的德国。

        中心广场附近一条石板路旁的斜顶木条屋就是最好的证明。在德国,这样的建筑比比皆是,甚至是许多小城的全部,可克莱佩达的这一栋斑驳陈旧,只有旧时德国画册里才见得到。

        克莱佩达的木条屋,德国随处可见,但没有这般古朴克莱佩达的木条屋,德国随处可见,但没有这般古朴

        从窗棂的设计来看,这栋房子起码有100多年历史。那时,这里还属于德国人,还叫做?#35775;?#23572;。

        1254年,这里被授予城市权。1422年,它被划入?#31456;?#22763;公国?#27573;?#20869;。1701年,?#31456;?#22763;公国成了?#31456;?#22763;王国,?#35775;?#23572;就是王国最东端的大城?#23567;?871年,德国统一,?#35775;?#23572;仍是德国东北角第一重镇。它滨临波罗的海,面向瑞典,背朝俄罗斯,战略地位突出。一战后,协约国将?#35775;?#23572;强行划为保护地,随即又按照《凡尔赛条约》相关内容,将之划归立陶宛,使得原?#28982;?#26412;是内陆国家的后者拥有?#20960;邸?/p>

        只不过,协约国一度只是拿立陶宛?#34987;?#23376;,他们更希望?#35775;?#23572;变成一个各国随意进出的自由?#23567;?#30452;到1923年底,?#31508;?#30340;国际联盟才正式裁定?#35775;?#23572;归属立陶宛。同时被划走的德国城市还有如今的但泽,同样是波罗的海沿岸港口。德国人对这个?#28304;斯?#23646;波兰的港口同样念念不忘,它也成为二战爆发之地,也就是如今的格但斯克。

        二战后,立陶宛被苏联占领,德国人念念不忘的?#35775;?#23572;也就此改名克莱佩达。

        如今的克莱佩达,中心广场平平无奇,唯一拿得出手的建筑算是一栋红瓦斜顶的餐厅。以广场向四周发散的道路,则是不折不扣的德国城市样貌,但陈旧一些。因为是周末的缘故,多半商店都未开门,又阴雨绵绵,街上?#32536;美?#28165;。

        走进一家未关门的店铺,是一家琥珀专卖店。诞生于四千万到六千万年前的琥珀,一向被许多人所钟爱。它由松树脂历经地球?#20063;?#30340;高压、高热挤压作用后质变而成,触感温润。波罗的海地区盛产琥珀,早在公元前1600年左右,琥珀就被作为当地货币使用,并经爱琴海流入地中海东岸,考古学家挖掘的古希?#22885;?#38177;尼文明时期文物中就有来自波罗的海地区的琥珀项链。

        克莱佩达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琥珀加工地之一,琥珀店自然不少。这显然是沾了库尔斯沙嘴的光,据说全世界90%以上的琥珀矿藏都在库尔斯沙嘴,其周边的立陶宛、拉脱维亚和波兰等国家因此集中了大量琥珀加工厂。波兰的格但斯克就是与克莱佩达并称的琥珀之城,立陶宛帕兰加的琥珀博物馆也十?#31181;?#21517;。

        库尔斯沙嘴正是我下一个目的地,询问店?#27604;?#20309;前往码头,她拿出一张地图画出路线,告诉我?#24378;到?#38656;十?#31181;印?/p>

        人类与自然共处的世界自然遗产

        前往克莱佩达的游客,多半以其为中转,真正目的地是2000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库尔斯沙嘴。有意思的是,数据显示德国游客相当?#19981;?#26469;这里度假,尤其是二战后被苏联逐出该地区的德裔居民后裔。

        所谓沙嘴,是沙洲的一种形态,指?#30001;?#21040;海中的狭长陆地。库尔斯沙嘴尤其狭长,长?#21364;?8公里,最宽处为4公里,最窄处仅400米。

        船只与远处的沙丘船只与远处的沙丘

        苏联解体后,这块沙嘴被一分为二,南部长约46公里的部分归属俄罗斯的飞地加里宁格勒,北部长约52公里的部分归属独立的立陶宛。

        更神奇的是,库尔斯沙嘴的存在,如一道墙般将海水与克莱佩达隔开,形成了风平浪静的潟湖,使得克莱佩达不至于完全暴露在海风之前,成为天然?#20960;邸?/strong>库尔斯潟湖与海水的分隔,也使得沙嘴的一边是淡水,另一边是咸水。湖水和海水的颜色完全不同,两个区域的生物种类也有差别,甚至涨?#39034;笔?#30340;水位也有不同。

        克莱佩达就隔着库尔斯潟湖与沙嘴相望,往?#24503;?#28193;频密,单程仅仅需要十?#31181;印?#20063;因为距离十分近,我们甚?#37327;?#20197;望见对岸的码头。

        克莱佩达港口克莱佩达港口

        对于儿子和女儿来说,驾车?#19979;?#28193;是人生初体验,难免兴奋。排队驶?#19979;?#28193;,左右两列加起来不过十辆车,儿子和女儿立刻下?#31561;ァ?#30475;大海?#20445;上?#25105;告诉他们,这里还是湖,沙嘴的另一面才是海。

        驾车?#19979;?#28193;驾车?#19979;?#28193;

        我不是第一次?#39034;?#25645;轮渡,但以沙嘴为目的地也是头一回。对岸的?#31895;?#35753;我期待,不过因为手头资料的匮乏,上岸后该怎么走,我可完全没有方向。

        库尔斯沙嘴的现实立刻解决了我的困惑,从游客码头出发,只有一条路,前行即可。来去各有一车道,若是夏季这种旅行旺季,说不定还有塞车之虞。不过眼下正?#30331;?#22825;,今天又有阴雨,来去之路?#35745;?#20919;清。

        两侧都是密林,偶有小径?#30001;?#20837;林,那是给游客使用的徒步径。天气好时,尤其是夏季,库尔斯沙嘴是极受欢迎的徒步选择。在这里,人与大自然和谐共处,据说徒步者经常会见到各种动物,比如狸。我开车时就见到有一只酷似小熊猫的狸在路边走过,?#26049;?#28216;哉,简直像人在人行道散步一般。其实也不仅仅是库尔斯沙嘴生态如此,森林覆盖率很高的立陶宛,到处都是密林,因此开车时常会见到路边有小动物出没,最多的便是狸,松鼠也常见。

        库尔斯沙嘴一路都是这样的密林库尔斯沙嘴一路都是这样的密林

        如果不了解情况,很容易会误以为库尔斯沙嘴两侧的树林都是原始森林。?#26247;梗?#37027;茂密粗犷十分自然。但查看资?#26247;?#20250;知道,这遍布沙嘴的密林其实是人力所为。

        库尔斯沙嘴的历史,就是一段人类与大自然求共存的历史

        公元前3000年起,沙嘴上就有渔夫?#22303;?#20154;居住。沙嘴原本就十分脆弱,海风?#32479;毕?#37117;会对其造成侵害,库尔斯沙嘴因为地理位置的缘故,受影响?#21364;蟆?#22312;沙嘴上定居的人类为了守护这片海中土地,如愚公移山一般,以一代代人之力坚持造林固沙,不但保留了这片土地,也使得库尔斯沙嘴的森林覆盖率达到70%以上。

        其间当然有过教训,1757年,由于过度放牧和砍伐木材,造成沙丘游走,甚至掩埋了整个村子。?#31508;?#30340;?#31456;呈空?#24220;痛定?#32426;矗?#20110;1825年启动大规模再造林行动,才保住了生态平衡。

        ?#35789;?#26159;晚秋,?#36816;?#26102;可见鸟群在密林上空飞过。若是春天和早秋,这样的景象会更频密。库尔斯沙嘴是鸟类迁徙的重要通道,每年春秋两?#23621;?#25968;千万只鸟儿途经此处,许多会停留休息或繁?#22330;?/p>

        两个小村落,宛若世外桃源

        拥有海滩、沙丘、湿地和森林等多种地貌的库尔斯沙嘴,乍看并非理想中的宜居之地。可在我眼前的两个小村——尤德克朗特和尼达,都让我产生宜居之感。

        从码头出发的?#22467;?#34892;驶二十多?#31181;?#21363;可到达尤德克朗特,再行?#35805;?#20010;多小时,就可抵达尼达。

        ?#40092;?#35828;,如果没有两个小村,只有简直不见天日的密林,这就是一段单调的驾驶体验。所以,尤德克朗特的出现让我惊喜。尽管,这个小村只不过是道路两旁散落的?#21487;帷?#36825;些清一色斜顶红瓦的木造房子,是一代代人与天争地的见证。与所有欧洲城镇一样,它的制高点也是教堂。那是一座红砖教堂,塔楼不算高,可在这沙洲之上,却显得倔强。

        尤德克朗特的教堂尤德克朗特的教堂

        相比尤德克朗特,尼达大得多。它地?#30772;?#20239;,显然是沿沙丘而建,不过?#23478;?#38138;设了柏油路和地砖。这里其实是库尔斯沙嘴的旅游中心,因此有豪华?#39057;?#23621;高而立,望向澙湖。半山处的民宅也显然更精致,还有几栋?#21335;?#26679;子的公寓楼,极适合度假使用。沿坡而下,路边有停车场,下车走上三两?#31181;櫻?#23601;可到达码头。

        尼达小镇的民宅尼达小镇的民宅
        伸向潟湖的栈道伸向潟湖的栈道

        虽然面对的仍是澙湖,但那浓浓的海畔风情,还是很容易让我想起荷兰的海边市镇。这里有码头、有一栋栋斜顶木屋和种满花的独立庭?#28023;?#26377;停泊在岸边的私家渔船和游艇,还有伸向水中的栈道与灯塔。一切都像极了荷兰。只是已非夏季,又凄风冷雨,偌大的岸边只有寥寥几人在游荡。

        潟湖与灯塔潟湖与灯塔

        儿子在慨叹天气不佳,若是蓝天?#33258;疲?#36825;里想必极美。可在我看来,阴天也有阴天的好,阴云与澙湖在天际相接,偶有?#36335;还?#37027;苍茫之感,在热闹的夏季可见不着。

        潟湖与?#36335;? title=潟湖与?#36335;?/span>

        码头附近不但有民宅和庭?#28023;?#36824;有不少咖啡馆和餐厅,接近沙丘的澙湖边还有一个不小的公?#22467;?#19968;应儿童游乐设施齐全。

        无论尤德克朗特还是尼达,都面向澙湖。如果想看波罗的海的风?#22467;?#21807;有翻越沙丘。因为雨天外加带着孩子的缘故,我们只能在沙丘边沿一?#22330;?#36825;个世界上最狭长的沙洲,显得寂寞寥落。它甚至完全不同于沙漠带给人的感受,因为带来苍茫之感的不仅仅是起伏沙丘,还有?#30001;?#33267;天际的湖水。

        远处的沙丘,人类与天争地的结果远处的沙丘,人类与天争地的结果

        离开尼达时,在路边见到一座在十字路口沿坡而建、造型前卫的教堂,三角形立面结构,绿色墙身,洁白的十字架立于顶端。

        十字路口沿坡而建、造型前卫的教堂十字路口沿坡而建、造型前卫的教堂

        这是波罗的海沿岸常常可见的木结构新式教堂形貌,本不足为奇,可在眼下的库尔斯沙嘴,却让我大生虔诚之感。谁又能说,人类数千年来在这片沙嘴上的顽强生存、造林固沙,不是一种信仰呢?

        本文原标题:从最像德国的立陶宛城市出发,前往世界最狭长的寂寞沙洲。

        【责任编辑:贾嘉】
        show
       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

       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2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

           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  2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