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zwuwu"></em>
  •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authorImg 李长声

        李长声,作家。旅日多年,写了几本随笔,被?#35889;?#30693;日。信奉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总之,不装。

        樱花谱

        导读

        汉诗咏樱非常少,莫不是因为中国关于樱的典故少,樱?#32479;?#20102;和歌的专题与擅场。

        编一个樱花与日本人的大事年表,需要从梅花说起。

        与樱相比,梅的身世很清楚。日语里梅的叫法来自中国,而樱的叫法虽古已有之,读若“霎枯啦?#20445;?#20294;语源不明。梅原产中国,传入日本,至晚奈良时代已栽培。山梨县庙里有一株樱,传说它活了一千八百年,叫作神代樱,属于国家天然纪念物。神代者,神话时代也,未见梅有活成神或妖的。

        神代樱神代樱

        710年至784年都城在奈良,史称奈良时代,那时以梅为贵,贵在中国文化上。通常都是拿日本第一部歌集《万?#37117;?#20026;证,所收作品截至759年,有四十三首咏樱,而咏梅多达一百一十七首,可知?#31508;被?#23478;贵族珍爱梅,迷恋中国文化。咏樱多数咏花开,想来那时候?#31216;?#33258;然,不觉得散落有什么美。

        大伴旅人是歌人,好酒,不知是左迁还是右迁,赴任大宰帅,这职称也仿照中国叫都督。大宰府远离京都,遗址在今福冈县太宰府市,负责与中国、朝鲜半?#33322;?#24448;。730年,唐玄宗开元十八年,大伴在家里举行梅花宴,作“梅花歌三十二首”。有序,模仿?#29420;纪?#24207;》,几乎把假名去掉便“译”成汉文,难?#33267;?#21551;超一代能速成日语:“天平二年正月十三日萃于帅老之宅申宴会。时当初春之令月,气淑风和。梅披?#30331;?#20043;粉,兰薰珮后之香。曙岭移云,松挂罗而倾盖;夕?#30563;?#38654;,鸟封縠而迷林。庭舞新蝶,空归故雁。盖天坐地,促膝飞觞。忘言于一室之里,开衿于烟霞之外。淡然自放,快然自足。若非翰苑,?#25105;?#36848;情。诗纪落梅之篇,古今?#25105;臁?#23452;赋园梅,聊成短咏。”

        大伴旅人画像大伴旅人画像

        今年东京樱花开的4月1日,政府公布新年号,叫“令和?#20445;?#36825;两个“好字?#26412;?#26159;从“初春之令月,气淑风和”选取的,有一点拼凑之感,但日本人自有他们对汉字的理解与感觉。特别是年轻人,越来越脱离汉字,只觉得有趣,并不在意它从何而来。

        第一部汉文编年体史书《日本书纪》说,402年冬,履中天?#21490;?#33311;,膳臣献酒,樱花落于御盏,天皇异之。“是花也,非时而来,其?#26410;?#20043;花?#27185;?#27741;自可求。”臣下奉命独寻花,在山上找到了。天皇欢其稀有,就用来命名宫殿,叫稚樱宫。一片花瓣从遥远的山上飘落到酒杯之中,只能当作动画片,后世却强作解人,就变成对樱花的一?#31258;?#32654;。

        桓武天皇794年?#35759;?#22478;迁到平安京,即京都,此后四百年是平安时代。前些日子陪朋友游京都御所,以前这里要预约甚至抽签才得进,现在自由了,也不收门票,游客寥?#21462;?#24481;所,也就是皇宫,里面有一座紫宸殿,又叫南殿。殿前有两株树,右樱左橘,但当年天?#39318;?#22312;玉座上朝南望出去,却见左近是樱树。13世?#32479;?#25104;书的《古事谈》有言:南殿樱树本是梅树,桓武天?#26159;?#37117;之时所植,承和年中枯失,仁明天皇改植。后人?#28304;?#20107;极为重?#27185;?#35828;它标志了日本要摆脱中国文化,自立于民族之林。却也有文献说,当初就是一株八重樱;花瓣重重,构成一大朵花,像中国的牡丹。

        紫宸殿紫宸殿

        研究者调查,一千多年前的长篇小说《源氏物语》有四十二处写樱,四十四处写梅,平分春色。也写到南殿前广场举行樱花宴,饮酒赋诗,诗题大概是春夜玩樱花。夜深席散,源氏醺醺然,在弘?#30415;?#36935;上美女胧月夜,欺身而上,毁了她当太子妃的前程。与《源氏物语》被誉为平安文学双璧的随笔《枕草子?#20998;?#20889;樱十三处,写梅十四处,基本上一视同仁,但还是说:不论色浓色淡,最喜爱红梅,而樱要花瓣大,叶色深,开在细枝上才好。朝廷之外,贵族人家和?#26053;?#20063;逢时设花宴。去野外赏花叫樱狩,应该也?#20174;?#20013;国的踏青。

        岛田?#39029;?#26159;学者、官吏,擅长写汉诗,十六岁那年白?#21491;?#21435;世。白?#21491;?#27963;着的时候就在日本有大名,诗学白?#21491;祝?#23707;田学得好。他的《惜樱花》有“此花嫌早落,争奈赂春风”之语,意思还是和中国的“应知早飘落,?#25163;?#19978;春来?#20445;?#21335;北朝何逊《咏早梅》)差不多。905年编成的《古今和歌集?#20998;?#21647;樱有两卷,咏落花见多。歌人纪友则天真地发问:艳阳悠悠的春日,樱花为何心不静,匆匆落去。从?#23548;?#20986;发,越来越注意樱花的来去匆?#36965;?#35201;看出美来。

        岛田?#39029;?#30011;像岛田?#39029;?#30011;像

        平安时代到了末叶,武家凭武力走入了权力中心。平家与源氏争斗,最后源赖朝获胜,1192年受封为征夷大将军,在镰?#31181;凑?#22269;柄。天皇靠边站,史家以幕府所在地划分历史时期,曰镰仓时代。贵族美意识来自中国文化,被视为风雅。武人也附庸风雅。?#26639;?#23546;是源赖朝在镰?#20013;?#24314;的三大寺院之一,祭祀他弟弟义经和将?#23458;?#28789;,寺早已焚毁,遗迹犹存,当年是将军的赏樱之地。12世纪末编篡的《千载和歌集》收有武将咏樱歌,低吟:寻花宿花下,今宵花为主。后人总是替他们悬想金戈铁马,从樱花的飘零发现死,生生把樱花与武士联系在一起。

        西行是平安时代末、镰仓时代初的歌人,对俳圣芭蕉也颇有影响。本来是武士,因失恋出家。他说,吟一首歌等于雕一尊佛。游走各地,传世和歌两千首,十分之一是咏樱。吟道:人们成?#33322;?#20249;来看花,吵吵闹闹,简?#31508;?#27185;的罪过。据说11世纪至14世纪天气冷,樱花比现在开得晚,估计他阴历二月死?#34987;?#27809;开,未能如愿地死在花下。漫画里樱树成精,名叫“西行妖”。

        13世纪上半叶,藤原定家在京都小仓山选编的《小仓百人一首》是童叟皆知的古典,所选一百人,每人一首和歌。咏樱有六首,梅一首,梅花似大有?#39034;鍪右?#20043;势。这个选本里恋歌比较多,军国主义猖獗的1942年选编《爱国百人一首》取而代之,樱花有八首,没有梅。

        《小仓百人一首?#20998;?#30340;咏梅诗《小仓百人一首?#20998;?#30340;咏梅诗

        大约1349年吉田兼好把随想、杂感、逸话辑为《徒然草》,与《枕草子》?#26007;?#19976;记》并称日本三大随笔。这是一本说教的书,似看破一切,不以常情为然,即所谓无常观。关于赏花看景,有言:

        “只有樱花盛开月无?#23433;?#20540;得观赏吗?对雨思月,关在屋子里不知春去何去,也别有深情。含苞欲放的枝头,花瓣零落的庭院等,反而多有可看之处。和歌的序文也写些‘去看花,早早就落了’,‘因为忙,不能去看花’,这样吟咏的歌就不如‘看了花’的歌吗?爱惜花落月倾的习惯合情合理,特别不解风情的人才会说什么‘这枝那枝都落了,已经没看头’。”

        “花月万物都只看眼前吗?樱花盛开、圆月当空,不出门?#37096;?#20197;想象,自有?#23435;丁?#39640;雅之人不过度喜好,不喜形于色。只有远离城市的乡下人凡事都兴致盎然。看花也挤到花下呆看,饮酒连歌,最后折一根大枝。夏泉浸手足,踏雪留足迹,什么都不能静静地观赏。”

        吉田兼好画像吉田兼好画像

        兼?#26757;?#24072;的赏法不是普通人做得来的。歌人创作,可以坐在屋子里浮想联翩,与现实赏花是两码事。这样的偏执能造成文学的想象,甚而别开生面。例如陆游咏梅词,那梅花开在断桥边,没有人关爱,再加上黄昏和风雨,恐?#24405;?#22909;也赏不来。不过,中国文化人笔锋一转,便带出一条大尾巴:香如故,也就没有了“物之哀?#20445;?#30041;给日本文学去独有。

        审美是可变的,或许我们?#28304;?#30340;体验更鲜活。毛泽东“反其义而用之?#20445;?#19968;句顶一万句,便改变了梅花的意象。又曾几?#38382;保?#27809;人爱穿旧军装了,女人不再素面朝天,“红梅花儿开”也不大有人唱,见诸报端的反倒是樱花。至于无常观,似乎唐人刘希夷的《代悲白头翁》早已道尽赏花人的心思。

        1336年足利尊氏开设幕府,受封为征夷大将军。孙?#21491;?#28385;就任第三代将军,在京都的室町建构大宅院,叫室町殿,史?#35889;?#21033;政权为室町幕府,内含南北朝时代和战国时代。义满打造了室町时代的全盛,在京都北方的衣笠山?#20174;?#36896;宅第“北山殿?#20445;?#36951;命死后改为鹿苑寺,也就是如今游客如织的金阁寺。北山殿种植了樱树,天皇也过来赏玩。禅僧横川景山是室町幕府第八代将军的文艺?#23435;剩?#20889;过这样两句诗:城西樱留一株雪,人生遂易变花落。还写道:“樱在我国不曰樱,曰花,如洛之牡丹,蜀之海?#27169;?#30422;尊之也。”这番话显然出自欧阳修《洛阳牡丹记》所云:“洛阳亦有黄?#24544;㈢程搖?#29790;莲、千叶李、红郁李之类,皆不减它出者,而洛阳人不甚惜,谓之果子花,曰某花某花,至牡丹则不名,直曰花。其意谓天下真花独牡丹,其名之著,不假曰牡丹而知也。其爱重之如此。”

        因将军?#24433;?#20154;问题引发内?#36965;?#21363;“应?#25163;?#20081;?#20445;?#33258;1467年?#20013;?#21313;余年,京都被夷为废墟,此后一百年是下克上的战国时代。1573年织田信长把第十五代足利将军逐出京都,室町幕府灭亡。近年来坊间的“史趣”?#23665;?#25143;时代热转向室町时代?#21462;?#26377;道是,常见英雄身?#20154;潰?#27743;山终归二三流。信长遭部下叛乱而自刃,丰臣秀吉统一了日本。1598年秀吉命人在醍醐寺境内植樱树七百株,营造庭园,?#20889;?#19968;千三百人举行盛大赏花会。上流社会的活动也带有大众性。迄今该寺年年举办“丰太阁花见行?#23567;保?#24191;招游人。

        丰臣秀吉赏完花一命呜呼,?#40595;?#23478;康争得霸主。1603年至1867年是江户幕府的时代。家康也赏花吟歌。第一胜地是上野的宽?#28010;攏?#31532;二是浅草寺,1687年芭蕉吟俳句:钟声来自上野呢浅草呢,遥念花如云。信奉朱?#21451;?#30340;本草学家贝原益轩于1698年刊行《花谱》,首?#32705;?#20986;樱为日本原产之说。说他问过长崎的中国商人,“日本之所谓樱者,中华无之”。?#40595;?#24149;府的儒官新井白石也拉来明朝遗臣朱?#27492;?#20316;证。连这位大儒都说中国没有,那就真的没有。“中华无之”也就“唯日本有之?#20445;?#29420;尊樱花,代表民族之精神再难得不过了。

        贝原益轩的著作《大和本草》贝原益轩的著作《大和本草》

        元禄年间(1688—1704)是江户文化烂熟的时期,古典研究趋向探求古代日本人的精神,这就是国学。有“国学四大人?#20445;?#20381;辈分是荷田春满、贺茂真渊、本?#26377;?#38271;、平田笃胤。贺茂写了《梅词》《樱词》,头一个明确从精神上把梅与樱分为中国的、日本的。他认为:梅是中国的,虽然雪下飘香,但先于季节第一个开花是发疯。中国人建立的政治虽芳香如梅,却琐碎难耐,艳丽如桃却过于夸张,于是歪曲或丢弃,强行修正,民心受不了,就变成乱世,甚而沦落为他人之国。樱是日本的,中国所无。等到春暖,樱悠然开放,漫山遍野,梅香也不足?#39029;蕁?#27809;有能胜过樱花的花,没有能超过神道的道,哪里也没有比得上日本的国。

        本?#26377;?#38271;也好樱,写了三百多首和歌,例如:人问敷岛大和?#27169;?#26397;日飘香山樱花。(敷岛是地名,崇神天皇、钦明天皇的宫殿所在,代指日本国)这位倡导排斥?#23480;?#24402;古道的国学家只是在咏樱,花中最美是樱花,樱花最美是山樱,而且在朝阳映照下。所谓“大和心?#20445;?#26159;与“汉心”相对而言,汉心指学习汉籍,醉心于中国,受其感化。这种汉心以梅花为第一。本居是市井之人,是医生、学者,跟武士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        本?#26377;?#38271;画像本?#26377;?#38271;画像

        自1716年执政三十年的第八代将军?#40595;?#21513;宗在飞鸟山(位于今东京北区)植樱,供各色人等行乐。赏花已渐成民俗,赶在盛开时,聚在花下饮酒寻欢,这种大众赏花的模式不同于王朝贵族,也不属于枕草子。人们也远足寻?#36857;?#20363;如小金井。1806年儒学家佐藤一斋在《小金井桥观樱记?#20998;?#20889;道:花瓣稠密,树干合抱,高低相承,浓淡互出,目之所极,不知几千百株。虽然赏花成风,但对于樱花的短暂未必有好感,武士不拿它做家纹;梅花图案的家纹非常多。1860年,也就是大江健三郎获得?#24403;?#23572;文学奖的代表作《万延元年的足球》的万延元年,佐藤一斋的弟子佐久间象山撰《樱?#22330;罰?#26377;“憾春光之不长,怜?#25380;?#20043;易堕”之句,作为维新志士,用樱花表达慷慨之志。

        ?#40595;?#24149;府第十五代将军把大权奉还天皇家,1868年1?#26053;?#27835;政府成立,7月江户改称东京,9月改元明治,翌年迁都东京。二百六十八藩纷纷交出驻京(江户)宅地,庭园荒?#24076;?#25110;改?#31258;?#33590;。甲午战争开战的1894年志贺重昂出版《日本风景论》,主张日本是松国,无处不有的松柏足以涵养日本国民的气象。?#35775;?#35832;国早春无梅花,晚春无樱花,不足以?#28304;骸?#20294;樱花虽美,却蓦地烂漫,蓦地乱落,不抗风,不耐雨,狼藉委春泥,不堪当日本人气质的标准。他要结合松和樱花,构成将来日本人的特性。1911年小学唱歌有一首《日本国》,第一段唱“日本国是松之国?#20445;?#31532;二段唱“花之国?#20445;?#27809;单唱樱花,还有梅桃藤。

        将本?#26377;?#38271;那首和歌的“大和心”改为“大和魂?#20445;?#29301;扯到武士精神的,是新渡户稻造。他的《武士道》(英文版1900年,日文版1908年)一书使“武士道”这个词上市,流行至今,写道:“本?#26377;?#38271;吟咏‘人问敷岛大和?#27169;?#26397;日飘香山樱花’时,表?#33267;宋?#22269;民无声的话语。诚然,樱自古以来是我国民所爱,呈现我国民性。特别要注意歌人所说的‘朝日飘香山樱花’。大和魂不是柔弱的栽培植物,在‘自然的’这一意义上是野生产物。它是我国?#24651;?#19978;固有的。这种偶然的性质也许与其他国土的花相同,但它的本质完全是我风?#20102;?#22266;有的自然发生。不过,樱是国产这一点并不是要求吾人爱好的唯一理由。它的?#26639;?#38597;而亮丽,诉诸我国民的?#26639;校?#26159;其它任何花都不能比拟的。”

        《武士道》的中译本《武士道》的中译本

        樱花与大和魂的联想可能得自“花是樱树,人是武士”这一句戏文,唱的是四十七个武士为主子复仇,后来变成?#25628;?#35821;。新渡户把樱花定为国民之花,赋予大和魂,但最后惊问:“此花这般美丽却容易飘落,随风而去,散发出一?#32769;?#27668;便永久消失,难?#26469;?#33457;是大和魂的类型吗?日本之魂这般脆弱地容易失去吗?”

        1875年小学课本里出现樱,讲它是日本的名花,其类三百余种。樱之花雅,梅之香高,不分优?#27185;?#36824;没有灌输国学家的偏见。1900年高等小学课本里出现本?#26377;?#38271;的和歌,花与魂的接点在于樱花为日本所独有,大和魂是代代传承的真心。1905年意外地打败俄国,樱花也从庶民之花变为军人之花。军歌唱出了“生为大和男?#27185;?#23601;要散为散兵战的樱花”。小学生歌唱靖国神社:花是樱树人武士,为国痛快散落如樱花。有一首军歌《大和魂》唱起了“朝日里飘香的山樱,开落?#32426;?#24555;,是大和武士之鉴”。

        樱花的短暂在精神上变作生命一闪光。1943年流行军歌《同期之樱》:“你和我是同期之樱,同开在军校庭院,觉悟花开必落,堂堂为国散花”。最后是“靖国神社如花城,开在春枝来相会”。败?#24544;讯?#30340;1944年,日军组成?#23452;藍樱?#21483;作“特别攻击队?#20445;?#39550;滑翔机?#19981;?#32654;军舰船。?#23452;?#38431;的名称把本?#26377;?#38271;和歌里的名词都用上了,敷岛、大和、朝日、山樱,滑翔机名为“樱花”。电影里常用《同期之樱》为?#23452;?#38431;有去无回的起飞配乐,更像是挽歌。

        “樱花?#34987;?#32724;机“樱花?#34987;?#32724;机

        古人欣赏山樱花,吉野山(在奈良县)最为有名。樱有很多?#20998;鄭?#31181;植最普遍的是染井吉野樱,以致人们说樱花,几乎就指它。东京尤其多,?#23525;朗室耍?#24320;起来颜色也比外地好。关于染井吉野樱,虽然有吉野二字,却和吉野山无关。它是江户时代末年染井村花匠栽培的,还是自然交配的杂种,学者间争论不休。染井吉野樱开花时,正值小学生入学,1933年的课本一翻开就是片假名的“开了,开了,樱花开了?#20445;?#32473;孩子们造就日本人心态。确立近代日本文?#25484;?#35770;的小?#20013;?#38596;说:“染井吉野是工艺品”。也有人墨守古来推崇山樱的传统,嫌弃染井吉野樱是杂种。

        染井吉野樱的花一重五瓣,全树齐开放,由粉红变白,“千株万株花如雪”——这是赖山阳的诗句。汉诗咏樱非常少,莫不是因为中国关于樱的典故少,樱?#32479;?#20102;和歌的专题与擅场。花还?#39318;牛?#19997;毫不恋枝,五片花瓣各飘各的,恰似雪片,叫作“花吹雪”。明治年间染井吉野樱遍?#20843;?#23707;,开花长则一周,短则三日,统一并?#30001;?#23545;樱花散落的印象。随着气温升高,由南向北开过去,战败后气象台人员创造了所谓“樱前线?#20445;迷?#25253;造势。

        坂口安吾是无赖派作家,1953年写了一篇随笔《樱花盛开》,记述?#20132;?#20013;和废墟上的樱花:“樱花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?#37096;?#20102;。这是正常的事,但我难忘有非常异样的感觉。燃?#30415;?#30340;大空袭从3月10日开?#36857;?#27491;好樱花盛开的时候东京被呼呼地烧成废墟。我住的一带有两株樱树烧剩下了,开着花,看着很异样。挖出死在防空壕里的人,排放在樱树下,阳光灿灿地照着。头一场空袭死了将近十万人,把死者一时集中在上野的山上焚烧。不久上野山上樱花开了,但那里没有红毛毡,没有茶馆,更没有行人。只有风嗖嗖地吹着已盛开的樱花,像荒原一样。然后花瓣飘落。”

        坂口安吾坂口安吾

        1955年着手?#25351;凑?#20105;期间以及战败后毁坏的樱林,1961年政府提出国民收入翻一番计划,1964年民间成立日本樱会,致力于樱树的爱护、保存、培养、普及。1965年媒体报道:樱花开了七分,从晚上六点到十点来?#27185;?#25972;个上野公园拍手声、歌声、吼声、警笛声,闹哄哄响成一片。围坐几千伙,几万伙,一半是公?#23601;?#20698;,大都是天还亮着就来了。开始三十来分?#27185;?#22522;本是互相说公司和上司的坏话。眼里并没有樱花。然后喝酒,拍手喊唱歌,唱、唱、唱……

        以前新渡户稻造笔下的赏花是这样的:?#26114;?#19981;奇怪,樱花飘香的好季节呼唤全体国民走出小小的住宅。即使他们的手足?#33795;?#21171;苦,他们的心中忘却悲哀,也不要责怪。短暂的快乐一完,他们就决心一新,回归日常的行当。”把赏花说得像苦中作乐。战败后经济复兴并腾飞,赏樱全民化,也?#31520;?#32463;济第二的傲气和喜气。这样全民总动员,非樱花莫办,与其说因为美,不如说因为它?#23472;?#21363;逝,人们只好?#29486;?#26469;。大量生产,大量消费,樱花以其短?#33795;?#32654;地诱发大众性,年年乍暖还寒时来一场民众运动。

        作家最爱拿樱花是日本的国花、象征民族精神、熏陶国民性情云云说事儿,能赚来?#23480;选?#20889;过《清贫的思想》但本人的日子过得不清贫的作家中野孝次说:“对于日本人来说樱就是灵树,因而它一齐开放时的喜悦更大,散落?#34987;?#36215;无常迅速之感。”可是,人们不是“徒然草?#20445;?#20105;先恐后,分明是及时行乐的意思。也见过樱花飘零时有人坐在长椅上,但樱树长满了绿叶,也有人坐在那里。行人脚步匆?#36965;?#35980;似没谁被落花袭来一阵无常感,驻足不去赶车上班了。日本文学研究家唐纳德·金曾疑惑:日本人为?#25991;?#20040;喜好樱花?确?#24471;潰?#20294;马上就散落,扫除可费劲儿。这话有点煞风景,不由地想起郭沫若的吟唱——“花开后把花瓣洒满了园地,只觉得败坏风光,令人惆怅”。

        关于当代的赏樱,园林学家白幡洋三郎作出国民性解释:“樱花瓣一个个很相似,仿佛没有个性,但整个樱树高涨?#35828;?#20102;又等的喜悦的春天情绪。一个个不自我主张,但整体造成美丽的和?#22330;?#32780;?#20063;?#35843;一致地一齐开放,散落时也全然不是随随便便散落,到时候一齐落。与自己坐在酒席上的任务、快乐相通。说花瓣一个个是日本人,樱树是日本,或许言过其实,但不知不觉中好像谁都把自己的?#37027;?#37325;合到樱的生态上。

        游览了京都御苑,如仪地眺望了金阁寺,又陪朋友去北野天满宫,那里正举办梅花祭。日本人始终爱梅花。樱花开过了就被丢到脑后,而梅花开?#36855;紓?#36807;后结梅?#27185;?#36824;能腌梅脯,酿梅酒,后果更喜人,一年四季出现在人们生活中。樱花蓦地爆开,一个不小心看到的就是落花满地,而且它不结樱?#36965;?#33457;落了就是一场空,若没有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的胸襟,哀从中来,就只有“坐见落花长叹息”。

        樱花是俗物,梅花更像是雅人的专美。天满宫是神社,供奉菅原道真,他酷爱梅花。活在平安时代前期,在政争中失败,被贬到大宰府。临行前吟了一首咏梅歌:东风吹时?#31227;?#39321;,主人不在勿忘春。家里的梅树也一夜飞到大宰府。菅原死在了那里,冤魂变成天神,?#30528;?#28165;凉殿,?#35828;?#22312;紫宸殿西北。后?#20174;?#21464;成学?#25163;?#31070;,考学都求它保?#21360;?#36825;位有汉诗文传世的贵族学者894年奏请朝廷停止了遣唐,所谓国风文化勃然而兴,有点像酱缸盖上盖儿发?#20572;?#20135;生了《源氏物语》《枕草子》等日本文学。说花就是指梅花,也渐变为樱花。

        【责任编辑?#27721;?#23376;华】
        show
        河南22选5开奖公告

       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2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

           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  2. <em id="zwuwu"></em>
            1. <div id="zwuwu"></div>

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zwuwu"></em>